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一)

现代au
主玄黄三乘,cp写的比较少。但为了避免误会,先标出来,是奉天逍遥和殊觉殊无差。大宝贝是地冥初恋对象咳咳


(一)
“地冥,你别弹了,再弹下去钢琴都要散架了。”
“是啊,好友。钢琴是无辜的。”我们的耳朵也是无辜的。
地冥睨了两人一眼,手下动作不停。
玉逍遥首先忍不住了,走上前一把捞住地冥的左手,非常君见状顺势拉住地冥右手。两人齐力把地冥往沙发上拉。
“你们两个放开眩者,你们不会理解眩者的感受。”
“哎,地冥,孩子大了有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吗?你看我家练习生不也找女朋友了。”
“就是啊好友,习烟儿最近也和隔壁邻居的女孩子玩的很好。”
“一样吗?离凡吾儿才多大!”
“离凡比练习生还大上两岁。”
“眩者不准,那个键九沉妖里妖气的一看就是个欺骗纯洁少男感情的渣。”
玉逍遥“。。。。。。。。”
非常君“。。。。。。。。”
看看你那骚气的妆容和gay里gay气的深紫长发,你怎么好意思说别人的。
该告诉他离凡早谈过几个女朋友的吗?
非常君暗叹了口气,倒了两杯茶给地冥和玉逍遥。玉逍遥笑呵呵地接过来。地冥倒也没拒绝。
“好友啊,孩子总是要长大的,你不能一直拘着他。”
“眩者还不够放任他吗?”
玉逍遥咬下一口小蛋糕,吧唧吧唧着嘴说“地冥老父亲”
“玉逍遥!”地冥一个眼刀过去。
“好友,喝茶喝茶。”
“地冥,离凡是你养大的,他虽是单纯但又不傻,是否真心他自己不清楚吗?退一万不讲,真被欺骗玩弄了感情,这么大孩子还撑不过去吗?”玉逍遥左手拿个叉子叉了个苹果片给地冥,右手又捏了个小蛋糕在嘴。边嚼边说“我看那个键九沉也是个美妆爱好者,哎,别瞪我嘛,你俩啊一定能聊在一起。”
“眩者和他没什么好谈的。”
“地冥,话别说太满。有一个人陪你聊美妆心得不是很好吗?难不成你还指望离凡?”
“眩者还有邪说。”
“邪说那孩子资质平平啊。”
“噗”非常君一个没忍住,资质平平这个还是当初地冥看到邪说为了模仿地冥自己上妆后,地冥的评价。让玉逍遥笑了一星期。

(二)
非常君把玉逍遥和地冥留在家里吃饭,玉逍遥早想再一尝习烟儿的手艺,地冥则现在还不想回去。
三个人边闲聊边等习烟儿放学回家,却等来两通电话。
“觉君,我今天在同学家吃晚饭,你和越骄子一起吃吧。”
“非常君,今天我在外面吃了,晚点回来。我没带钥匙,给我留门。”
很好,人觉家三个人两个会做饭,可这两个都不回来。
“两位好友,这。。。。。”
“定外卖。”地冥说着就去电视柜那翻外卖电话。玉逍遥蹭的一下凑过去。“小十七,外卖多不健康,不如你来做吧。”
“眩者来这是为了做客,有说要亲自做饭吗?”
“你也没说不做嘛。”玉逍遥讨好的蹭蹭了地冥的肩膀。地冥最受不了他这种讨好卖乖的样子。哼了一声走向厨房。玉逍遥比了个‘v’手势给非常君,非常君想笑又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玉逍遥真把地冥吃的死死的。

(三)
“地冥啊”
“玉逍遥,别想过来偷吃。”
“不是,你怎么这么看逍遥哥呢,其实。。。我想吃手擀面了。”
“非常君这可没擀面杖。”
“阿”玉逍遥微张着嘴手指点了点下巴。“非常君那把木伞,伞柄挺像擀面杖的,我去拆下来。”
“鬼点子真多。”

“天迹好友地冥好友!你们对我的伞做什么,放下啊!”

(四)
为什么是地冥做饭
因为玉逍遥是个能吃不会做的,非常君是个会吃不会做的。

(五)
地冥很中二,中二也深深影响了生活。当他打算给离凡和邪说上户口时
“为什么邪说和离凡的名字上不了户口!”地冥如遭火焚中。
“哈哈哈哈哈哈地冥,叫你取名不要太中二了。”玉逍遥已经笑瘫在沙发上了。
“那为什么你俩的义子为什么可以”
“练习生姓练啊”
“好友,习烟儿没问题啊”
“。。。。。。。。。。”气。
最后离凡在户口本上的名字是剑随风,邪说表示一生追随冥冥之神,绝不改变名字。地冥略感欣慰的摸摸邪说的头。
玉逍遥认为果然中二病会传染的。

(六)
严肃的来说,玉逍遥说地冥中二是不公正的。
地冥本名叫末日十七(也很中二),上大学后中二病大爆发,给自己取了地冥无神论,鬼谛,命运规划主等等名号,而且每个名字都有相对应的妆容打扮和性格。精分中二到叹为观止。
玉逍遥也没好到哪去,整天让人喊他逍遥哥,自己也取了天迹和神毓逍遥的名号。
人觉非常君:我常常以自己不是中二与你们格格不入而感觉孤独
人觉.出门必带伞.管他下不下雨.头发是金灿灿的衣服是金灿灿的伞也要金灿灿的.没有存在感低这回事.光闪也让尔等瞩目.我不吃瓜.亮闪闪的人.非常君

所以说,中二病是真的会传染的





擀面杖这个梗,是有一次看弹幕看到的,越看越像,把我乐了半天。
这一篇暂未写到cp,故只打了角色tag

评论(9)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