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七)

现代AU
史家三子为主
cp:带点恨心,剑蝶


(七十二)

  在罗碧撕毁神蛊温皇珍藏多年的礼物后,虽然留下的更多。温皇给罗碧提一个问题。
  “好友,你给无心买过礼物吗?”
  这一问让罗碧愣住了,他一个刀尖舔血的大老爷们,哪里想起来送礼物。
  他确实没给无心送过礼物,但他这么大年纪就没给任何女性送过礼物。年少时没追过妹子,更别说买礼物了。不知道去哪买东西让罗碧犯了难。
  温皇“好人”做到底,给罗碧指了条路,从这里西行十分钟,有个商业街。罗碧阴着脸看他,死亡射线不断扫射面前懒散的人。“再来一次,千雪也救不了你。”
  温皇颇为委屈地哎了声,“天地良心啊,不信你问凤蝶,我是不是常给她买那条街的东西。”
  凤蝶点点头,刚想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罗碧已经气势冲冲离开了。
  罗碧不信温皇,还是信这个他从小看着的女娃,主要还是无心和她玩得好。



(七十三)

  凤蝶看着换了姿势躺着心情愉悦的温皇,开口道:“爸,你是故意的吧。”
  “诶~吾一向以诚待人啊。”
  “爸,罗叔要知道你又骗了他,家里又得重新装修了。”
  “凤蝶,我说的都是实话。”
  凤蝶翻了个白眼,拿着一个花洒去门口浇花,不料浇到了在花坛小睡的剑无极。
  “哪个个人这么没素质乱洒水,看我天才剑......蝶蝶!”
  “你怎么在花坛?”
  “因为......因为。”
  凤蝶看他说不出话就知道在偷懒,“刚刚是我没素质乱洒水。”
  “蝶蝶你对我洒水那是洒在我身,爱在你心,我都知道的,啊啊蝶蝶!”凤蝶对着剑无极一顿猛洒水,剑无极左藏右躲。一对小情侣在门口玩得开心。

  屋里老温:...........哈



(七十四)

  第二天的剑无极在花坛藏了一束花,等着凤蝶再来时给她一个惊喜。不负剑无极所望,他的头顶又被人滋水了。不对,这水怎么这么....烫!!!!
  剑无极跳了起来,转头看到他那黑心老丈人面无表情向他滋水,水热腾腾冒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屋里的凤蝶听见剑无极的惨叫,内心里默默捂脸。



(七十五)

  罗碧快步走到温皇指的那条街。这条街到处是彩色气球,五彩缤纷的带子挂了整条街。罗碧越往里面走越觉得奇怪,这里面都是大人带孩子买东西,小孩子还没他腰高!
  罗碧常年被温皇坑的敏感神经迅速反应到自己又一次被死人温耍了!

  罗碧一身腱子肉,黑衣黑裤黑皮靴,人高一米八,气势两米八!吓得周围的家长以罗碧为中心围成了半径一米的圈。
  按理说,是个安分守己卖儿童商品的店家就不会去招惹罗碧这种看着脾气就不好一拳头能打死一头牛的人。
  但偏偏就有人想做罗碧生意,那个人和罗碧一样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黝黑的大手拿起自家店里的卡通发夹。“兄弟,这是我家店新进的货,我女儿很喜欢的,拿了三个天天戴。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给女孩子买这个。男孩子就买....”罗碧心动了,没等他说完,就付钱买了一套。

  一套卡通发夹,对,就是那种幼稚蝴蝶结和粉红心心组合发夹。而我们的无心小美女已经十八岁了,正要上大学的年纪。



(七十六)

  要不是说忆无心是可以和那个十年如一日照顾宛如瘫痪的老温的凤蝶一起获得好女儿奖呢。
  无心虽然对这种儿童饰品有点无语,但还是很开心的收下了。罗碧看女儿开心,每天提前下班去买一套送给无心。
  罗碧越买越多,无心身为他的女儿,那双和他如出一辙的蓝眼睛早早看透了罗碧的心思,她没办法从发夹里找到一个柠檬发夹夹在头发上。罗碧喜上眉梢,连史仗义没脱鞋躺在沙发上都没骂他。

  史仗义:“为什么只讲我?!史精忠他还穿鞋翘在茶几上!”
  史精忠乖巧道:“二叔,我没有。”
  罗碧点点头,表示相信大侄子,对着二侄子怒目:“你学学你哥!”
  史仗义朝天花板翻了白眼,竖着中指对着史精忠。史精忠食指和大拇指围成一个圈也对着他。
  史仗义一愣,史精忠不是在调戏他吧?!!!史仗义艺名戮世摩罗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那个好学生史精忠怎么这么社会了?!还调戏他弟?!!

  史精忠一看史仗义那脸憋得青紫,耳垂有点红,清楚了他二弟就是嘴皮上搔点内里还是纯情的,这样爸心里好受点。
  史精忠打探完消息回房间休息,留史仗义一人内心刷屏。


(七十七)

  史仗义:史精忠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社会!他怎么抢我饭碗,我才是社会咖。修罗帝国虽然偷摸拐骗,但我们有节操啊,我们修罗国度果然都是大好人啊。

  史仗义拿起手机给砚寒清发消息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砚仔,在吗?

  我想养鹅:在,怎么了小空。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叫我戮世摩罗,也可以叫我帝尊。不过这是伟大的修罗帝国成员才能叫的,砚仔我给你机会。

  我想养鹅:什么机会?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加入修罗国度的机会~

  我想养鹅:不了不了。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唉,齐刘海你这样让我很失望。

  我想养鹅:.........不好意思啊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没事,我原谅你。

  我想养鹅:..................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齐刘海,史精忠今天晚上在家。

  我想养鹅:嗯我知道了。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你不该谢谢我告诉你这个消息吗?

  我想养鹅:..............多谢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你和史精忠学坏了。

  砚寒清看着手机无语了三十秒,深深叹了口气。

  我想养鹅:小....戮世摩罗,想问什么说吧。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齐刘海,你们墨家是不是黑社会?

  我想养鹅:???当然不是。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那为什么史精忠现在这么社会?他师兄那个大鸟也社会,他师尊就不用说了把我前上司骂成抑郁。

  我想养鹅:.....这是特例。

  性感帝尊在线接活私聊:那你解释一下玄之玄忘今焉凰后呗,别说又是特例哦?

  我想养鹅:................

  砚寒清回想了往年师门聚会,一言不合互相嘲讽,嘲讽完掏东西就是干,干完继续嘲讽。只要默苍离在场,搬个椅子放在饭桌上坐在上位,对着其他人无差别讽刺,内心伤害100000+,其他人基本会留下一辈子阴影。砚寒清突然觉得史仗义说的没错。




(七十八)

  无心傍晚回家时,头上的发夹收了起来。罗碧也不好意思问她为什么不带了,想着自己三个侄子和女儿年纪相近,把他们三叫到客厅问。

  史仗义蹲在茶几边用扑克牌堆塔,眼神专注。史存孝也在一旁蹲着,牛眼瞪着塔比史仗义还认真。史精忠坐在沙发边拿起手机悄悄给他俩拍了张发了微信配了字:弟弟们
  史艳文秒赞留言:精忠,你们在玩什么?
  史精忠回完爸爸,发现史艳文的头像已经变成这张图了。
  史精忠一个个回留言,突然发现默老师留了言:俏如来弟弟们感情很好啊

  史精忠一瞬间心跳两百,然后想到估计又是杏花君上了默教授的号,轻呼口气平复心情回了消息。

  罗碧看他们各玩各的,一巴掌拍桌子上,把史仗义的塔震塌了。“二叔!你毁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品的出现。”
  “二哥,你之前自己已经毁了很多了,”史存孝想了想又加了句“只有三层的。”

  史仗义:.............

  “你们都闭嘴,想想无心为什么不带发夹了。难道不好看?”
  史仗义又开始了堆塔的游戏,没好气的说:“简直审美灾难。”
  “小兔崽子你再说一遍!”罗碧又是一巴掌拍桌子上,把刚起的塔又震塌了。史仗义后仰靠在沙发上无语。

  史存孝开口:“丑。”
 
  罗碧:........

  史仗义拍拍小弟的肩膀,还好小弟的审美还没有受荼毒。史存孝不知道二哥为什么拍他,但还是笑起来。史仗义干脆把整个身子靠在银燕胳膊上蹭 。
  史精忠内心被两个弟弟萌得不要不要的,表面上还是一边冷静安慰二叔一边在沙发后面不停拍。

  “二叔,无心已经18岁了,已经是个独立的大人了。有自己想法。你可以给她多点零花钱让她自己买礼物。”
  罗碧心里知道大侄子说得对,但还是不舒服。他看到多动症仗义带着存孝已经在玩电视机旁的君子兰。那是史艳文养了半年才养活的,可珍惜了。
  史仗义把花连盆搬起来,罗碧一声怒喝:“放下!你爸特别喜欢....”
  史仗义被吓一跳,手没拿稳,君子兰掉在地上碎了。

  史仗义:............
  罗碧:............
  史精忠:...........
  史存孝:........

  正当众人愣在现场,玄关传来了钥匙开门声和史艳文温油的声音:“我回来了。”.

  史精忠一个箭步冲进了自己房间,史仗义有样学样,把史存孝拉进他俩房间。

  罗碧:............

  史艳文放下公文包,脸上的微笑凝固在看到客厅里罗碧呆愣在电视机旁,脚下是他辛苦养了大半年的君子兰。

  不屑于打小辈小报告的罗碧:............我现在赶他们出门还来得及吗?


(七十九)

  人在家中做,坑人千里外的老温:诶~好友,一件事有好就有坏啊

  罗碧:我想打死他。

  千雪孤鸣死死抱住罗碧:不,藏a,你不想!


(八十)

  无心作为一个可以驯服斗鸡的优秀驯兽师,第二天拿出了一个黑白条纹的背包,罗碧送她的发夹夹在背包上格外可爱。罗碧表示无心愿意用爸爸心里就很开心了。
  史精忠给无心比了个大拇指,无心回了大大的微笑。
   史仗义倚着家里的酒吧台盯着无心身上的黑白条纹的背包。
  史艳文从书房出来,注意到仗义一直看着无心的包,老父亲福至心灵,走到史仗义身边,拍拍他肩膀,把史仗义吓一跳。“史大闲人,你干什么?”
  “仗义,你是不是觉得无心的包很好看,想要爸爸给你买。”
  “.............呵,史家人的审美。”
  “???????”

ps:
原来短篇的文,硬是写成了长篇
我:我想写三杰
星仔:写!
基友:能保证不坑吗?
我:。。。。。
基友:写在一篇里
我:好

我:我想写北冥
星仔:写!
基友:不能保证不坑就写在一篇里
我:。。。。。噢

我:我想写苗疆!
星仔:写!
基友:(眼神示意)
我:明白了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