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和机器人同居的日子(四)

地冥,越骄子机器人设定

cp:冥迹,觉殊




(三十五)

  初秋来临,非常君拾掇玉逍遥带着一个研究所的学生去爬山。

  在山底时众人:加油!等到上面我们野炊吧巴拉巴拉
  爬到半山腰:..........吾不行了/哀家命绝于此/本王要休息

  玉逍遥挨着地冥坐在道边的长椅,攥着着帽子给自己扇风。地冥也不嫌弃他身上的汗水,用纸巾擦他脸上的汗。
  玉逍遥转头看旁边的非常君,非常君体质不错,但他还带着一个习烟儿,这一路上消耗不少体力。
  “非常君,你还行吗?”
  “让我再休息一会。”

  习烟儿越骄子在他跟前拿着扇子给他扇风,非常君一会摸摸习烟儿的头,一会谢谢小弟的关心。

  玉逍遥手肘捣了下地冥,悄悄说:“地冥,我怎么感觉非常君很享受?!”
  地冥看着自己给玉逍遥扇风的手,“........眩者觉得你也很享受。”“辛苦小十七了!”玉逍遥乐意得便宜卖乖。“你还可以吗?还有一半的路程。”玉逍遥痛苦地哀嚎了声。
 
  地冥干脆把登山包背在自己身上,一把把玉逍遥抱起来。“这样不累。”
  玉逍遥:“??!!!!!小十七你就是个天才!”
  非常君迅速转头注视越骄子。
  越骄子:............



(三十六)

  玉逍遥和地冥商量了下,登山包由玉逍遥提着,地冥背着玉逍遥。越骄子这边,非常君在他背上,脖子上挂着习烟儿,左手扶着习烟儿,右手托着非常君,嘴里叼着三个人的旅行包。
  越骄子:...........

  玉逍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玉逍遥:“我决定了,新买的相机第一张照片是你越骄子。”地冥不仅丝毫同为机器人的同情心,甚至提醒玉逍遥自己有录像功能。
  非常君在越骄子要暴走前一秒,让众人赶快赶路。

  玉逍遥:十七号!冲鸭!!我们要第一个到山顶!!!
  地冥:.............
  非常君:小弟,冲鸭!
  习烟儿:饺子哥冲鸭!!
  越骄子:.............

  地冥和越骄子强忍住想把背上人扔下去的冲动,脚步却动的飞快。
  研究所的其他人:.........两位老师的朋友是神吗?!!!




(三十七)

  玉逍遥非常君在山顶和学生拍照游玩到傍晚。“觉君,饭好了。”习烟儿在窗台喊人。“谢谢习烟儿了,我们马上来。”
  研究所的学生都对习烟儿的手艺赞不绝口。玉逍遥一向是人群中的人气王,整个饭桌上就属他被劝酒最多,地冥在玉逍遥半醉时就帮着拦酒。
  学生们玩疯了,起哄让玉逍遥亲地冥这位护草使者。玉逍遥仗着自己醉到深处,通红着脸也像是喝酒上脸了,亲了地冥脸庞。

  这个吻,一触及离。气氛像炸开了锅,学生哄闹着,玉逍遥陪他们闹。地冥笑笑,喝了一杯又一杯酒。喝了太多,身体的技能出现短暂停滞才发现自己是喝不醉的。

  地冥看着倒在沙发上的玉逍遥,学生都走了,他们还要早睡等明天的日出。地冥把玉逍遥抱到房间,玉逍遥睡得死,呼吸都比平时重。地冥看了会,凑上前亲了玉逍遥眼角,在玉逍遥旁边躺下。

  机体电量不足百分之10,请链接电源。
  机体电量不足百分之9,请链接电源。
  机体电量不足百分之8,请链接电源。
  机体电量不足百分之7,请链接电源。
  。。。。。

  危险警告一遍遍提醒地冥,这种声音玉逍遥的身体没有吗?没有。
  再智能,还是不同的。



(三十八)

  非常君把习烟儿哄睡着,和越骄子一起收拾餐桌。非常君安静在一旁擦桌子,越骄子觉得很不对劲,想开口打破这个莫名让人尴尬急躁的氛围。非常君先开口了。

  “.......越骄子”
  “非常君,你今天怪怪的。”越骄子望着他,非常君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等会一起去看星星吧。”越骄子一愣,电流仿佛从四肢全部涌向心脏。非常君手下的动作快了不少。越骄子调整语速,每个声波发出都经过无数次检查。“非常君,你现在还玩这种过时的浪漫。”
  非常君戛然一笑,“浪漫的事永远不会过时小弟。”



(三十九)

  山顶的露天亭子里,“越骄子我.......”“你等一下,这里虫子太多了。”
  越骄子有意识到今天晚上非常君会说不得了的话,把接收声音的机器细胞功能运行速率开到最大,不错过任何非常君的话语。但这样也使周围虫鸣声扩大数十倍传入,把非常君的声音压住了。

  非常君被越骄子挥舞胳膊赶飞虫的模样逗笑,让自己浑身僵硬的紧张感突然消失。非常君一把把越骄子搂在怀里,在他耳边轻轻说话。声音清晰又湿热,近距离传入越骄子耳朵“越骄子,今天夜色很美。”

  “............”越骄子沉默良久,在非常君要松手时抱紧对方,声音埋在肩膀里显得闷闷的。“非常君,你真老土。”
  “哈哈哈哈老土就老土吧。”非常君感受到越骄子的回应,所有的紧张都飞走了,他紧紧抱住对方享受这一刻的温存。

  在旁边树丛的玉逍遥,地冥和习烟儿

  玉逍遥:地冥,你把镜头拉进一点,我觉得他俩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了。
  习烟儿:玉叔,在觉君和饺子哥亲上前,你不用捂着我眼睛的。地冥叔,要偷偷传我一份啊
  地冥:..........



(四十)

  习烟儿:玉叔,你有没有听到“咕咕”声音。
  玉逍遥:听到了。
  玉逍遥怀中抱着习烟儿四周张望寻找声音来源,两个人一同望向身下。一个学名蟾蜍,民间叫癞蛤蟆的动物在他们脚边“咕咕”叫。

  “啊啊啊啊啊啊”玉逍遥抱着习烟儿猛地跳出树丛,“啊啊觉君!!”习烟儿冲到非常君怀里。

  非常君和越骄子淡然看着旁边树丛突然出现两个人,真是一点都不奇怪他们会偷看啊。

  玉逍遥倒不是怕这个,只是突然看到被丑到了,他拍拍树丛说:“地冥,可以出来了。”地冥没有回答他,玉逍遥把树枝扒开,看到地冥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歪着头和那只蟾蜍对视。

  玉逍遥摇摇地冥,地冥倒在地上。
  玉逍遥:??!!!!!

  地冥,一个高品位机器人,全身上下都闪耀着优雅的光芒,今天为了满足玉逍遥和习烟儿的八卦心,打开自己的录像拉进到可以看到非常君和越骄子脸的距离。所以当他反射性转头看向那只蟾蜍时,映入眼帘的是高清无码蟾蜍背上的脓包。
  地冥,再一次死机了。

  “越骄子,你看看地冥怎么了?!”玉逍遥焦急问。非常君拍拍越骄子的背让他不要再笑了。

  非常君:你们的机器人兄弟情呢?
  越骄子:鬼者和他没有那种东西

  越骄子链接了地冥的主板,共享了资源。在帮地冥修复时看完了他所有储存记忆。

  越骄子:....你脑子里除了玉逍遥还有什么
  地冥:..............



(四十一)

  玉逍遥在床边等待地冥重启,地冥缓缓睁开眼。“小十七,你终于醒了。”地冥再一次睁眼看到就是玉逍遥俊朗白净的脸,很是抚慰被蟾蜍刺激的内心。
  地冥想到了今天晚上非常君的表白,伸手把玉逍遥按在自己怀里。玉逍遥倒在他身上,抬着头问他:“地冥,你干什么?”
  “洗眼睛。”
  “看天哥哥要收钱的,不过今天给你免费。”
  地冥勾了勾嘴角,“脸皮真厚。”



(四十二)

  越骄子:气氛这么好为什么不表白。
  地冥:(切断联系)

  地冥表示,他从出厂到现在才一岁,承受人机恋,他好累。
  越骄子:.........



(四十三)

  非常君告白后,神清气爽。干脆选个周末请四个人出去吃。
  “好友在这!”非常君在烤肉店里一角挥手,玉逍遥穿过走道,坐到非常君对面。
  “非常君你在卷什么?”玉逍遥直勾勾看着非常君手里刚卷好的菜卷。

  非常君:“................好友,这个你先吃吧。”

  玉逍遥毫不客气接过菜卷,一口一半。嘴里嚼着食物还不忘夸奖非常君手艺好。

  非常君重新拿了一个面皮包菜,地冥匆匆赶来,坐到玉逍遥旁边,眼睛扫视玉逍遥吃着的东西和非常君手里的菜卷。
  “你们在吃什么?”
  “地冥,非常君卷的菜卷超美味。”
  地冥看着非常君包好的菜卷。

  非常君:“...............地冥好友,这个给你吃吧。”
  地冥脸皮随玉逍遥。

  当非常君包好第三个时,玉逍遥已经吃完了。地冥看玉逍遥盯着非常君,自己也盯着非常君。非常君心很累得把第三个让给玉逍遥。
  越骄子这时候赶来了,想把菜卷从玉逍遥口中拯救下来,但玉逍遥长这么大,就没有食物逃脱他的虎口。越骄子看着一瞬间菜卷消失一半,内心刷屏:他是上辈子蝗虫精转世吧!

  越骄子坐到非常君身边,随意包了一个菜卷递给非常君,非常君待在那里没有接。
  越骄子挑眼看他,非常君的脸上是拼命想遮掩的嫌弃。
非常君:“小弟,这样包味道不完美,要先刷一层酱,再铺一层土豆丝.........”
  越骄子:.........
  越骄子把伸出的手收回来,菜卷塞自己嘴里,不看非常君。
  非常君:.........



ps:
估计还有一章就完结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