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玄黄三傻番外(三)

现代AU    主玄黄三乘
cp:奉天逍遥,觉殊





  地冥最近的日子有点难过,很多点但综合起来只有一个方面:周围的恋爱气泡让人心烦。

  “老爸,我跟犍仔出去玩,后天回家。”
  “冥冥之神,筝儿想来家里住几天。”
  “奉天~今天我去接你。”
  “非常君,我可是特地为你准备了洋葱宴。”

  地冥:............

  “好友怎么了吗?看你精神恍惚,来一杯大圣果吧提神醒脑。”地冥迅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非常君递到跟前的饮品,嫌弃溢于言表。
  “非常君,这种东西你自己品味吧。”

  玉逍遥在一旁插嘴:“地冥,非常君的好意就不要推脱了。”
  “玉逍遥那你为什么不喝。”
  “毕竟是非常君只给了你。我上次喝过了。”

  非常君看他俩剑拔弩张,干脆一人一杯大圣果放在他俩面前,玉逍遥和地冥消停了。

  地冥抿口茶,看着他俩说:“今天你们找我什么事。”非常君有点局促,开口道:“地冥好友,天迹好友有个想法。”玉逍遥接话茬“我和非常君给你安排了相亲。”

  “噗,咳咳”地冥没形象地被茶水呛到。刚刚他还在思考为什么非常君会称玉逍遥天迹,下一秒就被玉逍遥惊到。

  可怜地冥一生骄傲就栽倒玉逍遥手上,在和第一个相亲对象交谈时还在思考自己怎么就答应了玉逍遥。

  玉逍遥和非常君在地冥左后面的位置,主要看着地冥不要逃跑,当然看着也很有乐趣。

  地冥和气与对面的人交谈,后面玉逍遥非常君两个看戏的目光不要太专注,地冥心里默默给非常君和君奉天记了一笔。
  非常君:............
  君奉天:...........

  玉逍遥吸着奶茶,一只手撑着脸,目光从地冥转到非常君,嚼了嚼吸管。“非常君,你最近有点不对劲。”
  非常君搅拌咖啡的手依旧平稳,他抬起头脸上是自然的迷茫“好友,我最近很好啊。”

  非常君几天前突然把自己锁在房间,谁叫都不理,直到自己,地冥和越骄子打算直接拆房,非常君才打开门。打开门的非常君除了有点憔悴和平常一样,但自己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非常君你是非常君,又不像是非常君。”
  “好友,你最近灵异小说看多了。”非常君内心叹息,不管在哪个世界天迹都是个聪慧灵气的人。

  玉逍遥没有纠结这个,拍拍非常君肩膀让他看地冥。非常君转头一看,地冥对面不是地茧的小妹朱雀衣吗。
  非常君看了眼玉逍遥,玉逍遥摇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安排的。

  在家里的越骄子:能坑到地冥,我怎么会缺席呢。

  地冥看到朱雀衣时嘴角一抽,对方也有几分尴尬,好在俩个人是大学同学到不会聊不起来。地冥的手机三秒后响了起来,地冥抱歉一声,打开手机一看,是地茧发的消息:朋友妹,不可泡。
  地冥:...........

  在送走朱雀衣后,地冥走到非常君和玉逍遥那一桌,面色阴沉,语气森冷问他们玩够了吗。
玉逍遥递杯热可可给他,地冥冷哼了一声,还是接了。
  玉逍遥安慰好地冥,接了电话和君奉天煲起了电话粥。对面坐着的非常君看着手机笑得一脸甜蜜,稍微动动脑也知道他在和谁聊天。
  地冥:...............

  为了给地冥赔罪,玉逍遥和非常君邀请地冥一家去KTV。地冥坐在KTV沙发中间,他的左边是玉逍遥君奉天,非常君和越骄子;左边是邪说园筝,离凡犍九沉。习烟儿唱了虫儿飞后,看了眼地冥叔,对他笑笑拿了他面前的糖果跑到觉君身边。
  地冥:.........眩者的剧本出了问题。

  接下来几对都唱了歌,地冥坐在沙发中间默默听着,甚至被离凡塞了个沙锤让他帮忙打拍子。

  玉逍遥和君奉天:只对你有感觉
  非常君和越骄子:屋顶
  邪说和园筝:不得不爱
  离凡和犍九沉:期待爱

  地冥:……眩者要点分手快乐,和平分手,放手,好心分手。

  出了KTV,街边的奶茶店推出了新活动,情侣在门口亲吻一分钟就可以买一杯赠一杯。地冥目中无光抱着习烟儿看着他们一对对亲吻后去买奶茶。
  地冥:眩者擅长忍耐,眩者还能忍。
  隔壁某浣熊:.........

 
  如果之前地冥还能忍,那街上拿着玫瑰的小姑娘直接避开他向周围的人卖花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地冥:怒火燃尽九重天!
  某白莲:........前辈开心就好。

  地冥:赦天琴箕吗?眩者愿意加入你的FFF团。


  一晚上风波不断,回到家时习烟儿已经在非常君背上睡着了,非常君轻声对越骄子说:“小弟,我先送习烟儿回房。”越骄子紧紧攥着非常君的衣角,“非常君呢?”

  非常君一阵默然,缓缓开口道:“小弟,我就在这儿,你怎么了?”
  越骄子没有回应非常君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非常君把习烟儿送回房,帮他掖好被子后,自己一个人坐在习烟儿的床边,看了一会儿,摸摸习烟儿的头发,渐渐闭上眼睛睡去了。

  “觉君!觉君!你终于醒了,你今天午睡睡的格外久。”非常君听到习烟儿的声音,从混沌的意识醒来,眼前是熟悉的明月不归沉。
  “哈”
  “觉君你笑什么?是做了美梦了吗?”习烟儿托着珍稀瓜果摆到桌子上。
  “是个美梦。”美好到醒来后真实的世界如同无间。

  非常君摸摸习烟儿的头,“习烟儿,帮我泡一杯觉心茶吧。”
  “又是泡茶,我最讨厌泡茶了。我一定要把那颗白羽松枝砍了!哼”习烟儿没好气的走了。
  非常君在后面叹了句,“你呀。”

  午后几缕阳光缓缓爬上明月不归沉的屏风,在屏风的间隔照射出一层又一层阴影。

ps:
最后的番外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