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番外(三)

何人不少年(苗疆三杰)
cp预警:一小点史藏,一大点千竞

  千雪孤鸣罗碧和神蛊温皇相识在苗疆中学,罗碧是千雪孤鸣同桌,温皇是千雪孤鸣前桌。

  温皇是老师眼中标准的好学生,成绩优异,待人温和有礼。为了让他这个好生带带千雪孤鸣和罗碧这两个差生,把温皇调到他俩前面,少时的友谊就开始在此刻。

  千雪孤鸣,孤鸣家的二少爷,富n代。一身贵气和糙汉气,这俩气息种在他身上融合的很好,至少让他拥有不少追求者。
  罗碧把一包拜托他给千雪的情书扔到坐在椅子上和温皇聊天的某人。千雪孤鸣对他这位从小长大的兄弟的注意可比女孩子给的情书多多了,把情书随便扫到一边,拉着藏a入座,挎着他的肩膀说:“藏a啊,温a答应考试时给我们递答案了。”

  罗碧看了眼前面的温皇,温皇笑眯眯地也看着他。
  不怀好意,罗碧的心里闪过四个大字。但这次的考试特别变态,光靠他和千雪,三十分都考不到。所以在千雪孤鸣抄完温皇的答案后,偷偷递给他时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他接的晚,抄得更是急。

  考完试放学,千雪孤鸣等温皇装好书包,拍拍他的肩膀,“温a多谢了,我和藏a请你喝汽水去!”
  温皇小眼瞅了瞅千雪孤鸣又瞅了瞅罗碧,“那温皇就却之不恭了。”
  “文绉绉说什么呢,走了!会骑车吗?不会我载你啊。”
  “谢谢千雪同学了。”

  苗疆中学王子一般的人物千雪孤鸣,他的自行车后座位终于坐人了,坐的是另一位风云人物神蛊温皇。
  倾心于千雪的姚金池想到自家姐姐在翻小说时说的一句话:“gaygay的,他们男人都gaygay的。”

  千雪孤鸣一路上谢了温皇很多次,毕竟这次自家大哥很重视自己的成绩,一心想着他能学好然后毕业了来帮他。
  温皇风趣幽默,千雪孤鸣又有意多交一个朋友,一个下午就打得火热,临离开时,罗碧终于张口说了句:“多谢!”温皇一笑:“帮朋友一把,温皇很乐意。”

  成绩在星期三下午出来了,千雪孤鸣看着自己70分的试卷合不拢嘴,一个劲地拍温皇的背“温a,你也太厉害了。”
  温皇哀怨地看着他,“好友,我的小身板经不起你轻轻一掌啊。”
  “哇靠嘞,有那么虚吗?!”千雪孤鸣搓搓他的背就当赔罪了,他那祖传的蓝汪汪大眼睛扫见前面温皇的成绩单,“我靠!温a你居然是满分,我和藏a不是抄你的吗?”
  温皇睨了他一眼,如果是以后的千雪一定看的出那一眼里面智者的嘲讽。

  温皇:我常常因为智商太高,而和你们格格不入。

  “千雪,你认为你和罗碧可以考一百分吗?”千雪孤鸣恍然大悟,又一次狠狠拍了前面温皇的脊背“温a啊,平时看你这么阴险,没想到你为我和藏a想这么多。真够义气,我果然没看错.......”话音未落,千雪孤鸣被同学叫去老师办公室。

  千雪孤鸣进办公室后,发现罗碧也在那。班主任拿着他俩一模一样的试卷拍子桌上,打了千雪监护人颢穹孤鸣的电话。
  千雪孤鸣罗碧:.............

  罗碧是孤鸣公司一位长老的养子,他担下了所有过错,千雪孤鸣怎么可能让罗碧一人承受,两个人被打得都惨,千雪孤鸣从他大哥掌下逃窜,还把罗碧救了出去。
  两个人在温皇家里养伤,罗碧原本很是生气,但听到一旁伤得也不轻千雪劝说:“这事不能怪温a,毕竟是我们俩抄的时候没注意。”
  温皇默默不语给他俩上药,瞅着还有几分委屈,罗碧也不好怪罪了,毕竟错在自己。但神蛊温皇这种奇智之人,怎么会想不到提醒俩位好友改下答案再抄。
  果然,人心黑都是从小就黑。

  时光荏苒,这三位还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虽然不同专业但在同一个宿舍,并且四人间的宿舍只有他们是三个,毕竟大学是千雪他家办的。

  千雪孤鸣风似地旋进宿舍,把背上的背包扔到自己书桌上,抹了把脸上的汗水。
  “靠北,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罗碧从千雪孤鸣满是零食的背包里拿了自己平常最爱的薯片,温皇他似乎嗅到薯片的香味,在床上挺身坐起来从床帘里伸出一个头,“好友,帮我拿一包。”
  罗碧不理他,温皇极其长的叹了一口气,又躺回去了,边躺边“诶~”气若游丝而又绕梁三日不绝。
  罗碧被他烦得直接把书包扔过去,温皇似有所感,迅速拉开床帘,接住背包翻找自己喜欢的吃食。

  罗碧问千雪孤鸣:“千雪,你大哥又找你了。”千雪烦得乱抓了几把头发,垂着头道:“我大哥还是想让我帮他。”

  千雪孤鸣从小没爸没妈,就一个大哥。颢穹又是爹又是妈的把他带大,对别人颢穹就没有放下那个患了怀疑猜忌重症病的心,但对千雪那是真心的好。

  千雪呢,一个家里有几百家上市公司要继承的二少爷,死活不学商学跑去学医,而且他那死活读不进书的性子对医书却是通了窍。

  温皇略思考一下,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人聪明没办法。

  千雪孤鸣甩甩头,把烦心事甩出去,提起一件事。“藏a温a,运动会要到了,我们报什么项目?这一次每个寝室必须报一项集体的,温a你不可以溜啊。个人必须至少单报一项。”
  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罗碧和千雪孤鸣商量了报了三人四脚,三个人都报了一千五男子长跑,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不用参加赛前锻炼的项目。

  “两位好友,你们是打算......抱着我参加?”临到运动会开始,千雪他们三才想起来自己还抱了项目,急急忙忙在跑道上准备。
  “温a,我觉得这样肯定可以,你身量比我和藏a小很多,把你的小腿绑在我和藏a大腿上,这样我和藏a玩命跑就行了。”罗碧在旁边点点头。

  温皇被他们的“奇思妙想”给惊到了,“我温皇不要面子的吗?”
  “没事,我从旁边啦啦队借到了假发。”千雪孤鸣掏出银色长发,指了指身后站台上一位脸通红的妹子。
  神蛊温皇和罗碧后仰着身子看到那位妹子,哦~~~~

  温皇双拳难敌四手,被千雪孤鸣和罗碧按着上了战场,千雪孤鸣和罗碧配合默契,温皇被夹在中间,银色长发四散飞舞,张牙舞爪。

  一千五时,千雪孤鸣冲到了第一,罗碧紧跟在后,温皇在队伍的中间不疾不徐,随着体力的消耗,温皇渐渐处在千雪孤鸣和罗碧后面一百米左右。
  一千五长跑对千雪和罗碧都不是事,他俩甚至在跑道上聊了起来,最后三百米千雪正打算冲刺时,听到跑内侧操场里熟悉的声音:“小千雪,加油啊。”

  千雪孤鸣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这个比他大两岁却高了他一辈的叔叔怵得慌。千雪一惊,左脚拌右脚摔倒了还带着旁边的罗碧也摔了。旁边的竞日孤鸣想扶一把,千雪孤鸣连滚带爬起来,往外侧移把刚刚站起来的罗碧带倒了。罗碧怒吼:“千雪孤鸣!!!”
  “藏a啊,对不起。”竞日孤鸣端看着他俩手忙脚乱,温皇追了上来,撑着他俩的大头来了个公羊跳,继续加速冲刺。
  千雪孤鸣:............
  罗碧:..............

  “神蛊温皇!我要你死!!!”罗碧愤怒的叫喊充斥整个操场,千雪孤鸣作为好兄弟大天使死死抱住了藏a的腰后,也对温皇喊了一句:“温a加油!!!!”

  竞日孤鸣扶了下额头,千雪迅速扔下罗碧对着他叔叔着急问:“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我带你去看看。”
  “我没事。”竞日孤鸣摆摆手,“就是头有点晕。”
  “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我背你去医务室!”千雪急得转了好几圈,弯下腰让他上去。竞日孤鸣偷笑了一声,乖乖趴在人背上。千雪掂了掂,没瘦,那就好。
  “小千雪,你好久没见我这个叔叔了。”
  “哇靠,我不是每天都发消息给你吗?”
  “唉,是我身子弱,让人嫌弃了。”
  “谁嫌弃你了,我明天就去你那。”
  。。。。。。
  。。。。。
  孤独在跑道上的罗碧:............

  后来,后来的事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又理所当然。
  温皇罗碧决裂,千雪孤鸣忙东忙西修复三人感情。
  突然冒出了颢穹和千雪的大哥,千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叔叔竞日孤鸣深藏不露。千雪孤鸣东奔西走,想把所有人都留住。天公疼好人啊,虽然多灾多难但他还是都留住了。

  罗碧现在看到神蛊温皇冷哼一声,扭头就走。这还是看在千雪的面子上。温皇倒也不急,找了个机会向罗碧释放自己的善意。
  罗碧三连:不可能!你不配!可笑!
  温皇三连:雪山银燕,三途蛊,史艳文
  罗碧:............

  罗碧逼不得已勉为其难痛心疾首地和温皇重归于好,这可把千雪高兴坏了,包了个酒店,三个人聚在一起好好喝一次酒。
  千雪开心时喝的快醉的也快,半躺在椅子上通红着脸迷茫看着旁边装饰的盆栽,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是喝醉了发愣。
  温皇凑到他身边,语调轻柔,循循善诱“千雪老友,你在想哪家姑娘吗?”
  罗碧酒杯一顿,狠狠瞪了温皇一眼,温皇摆摆手让他淡定。

  千雪听到声音呆愣了一会才把目光移到温皇脸上,“黑心目小温啊”
  温皇:...........

  温皇继续问:“千雪,你刚刚想的人长什么样子?”
  “他啊.....”
  八卦这种东东谁都爱看,罗碧也忍不住竖起耳朵。
  “他啊头发很长很黑,”千雪看了看天花板又转头看温皇“皮肤比粉墙还白,眼睛比你大多了,是温仔你的....四倍!”千雪伸出三个手指对着温皇。
  罗碧没绷住,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挂着笑意,不死心想掰回一局。千雪对着他猛打了一个酒嗝,酒气冲了温皇一脸。
  温皇:.........吾总是被欺负啊

  温皇被这一来二去的失了兴趣,靠回自己的躺椅。罗碧心情不错拉着千雪又干了几轮,温皇在旁边劝酒,越喝越多,罗碧和千雪都喝懵圈了,两个人像少时调皮那样面对面互打酒嗝,比谁打得比较长。
  温皇默默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摄像头,录像。

  第二天酒醒,千雪孤鸣和罗碧都不是会喝断片的人,当即杀去温皇的住所。
  罗碧反剪了温皇的双手把他按到在桌上,千雪孤鸣从温皇裤腰袋搜出手机,按着他的拇指解了锁把视频删了。
  “温a啊,你太不义气了!”
  “诶~好友,我错了。”

  千雪孤鸣看温皇认错态度诚恳,和罗碧对视一眼,以绝交相逼,拍了温皇被挠脚心的视频。
  神蛊温皇:好友,莫要这样,我的裤子。
  千雪孤鸣:温a,这次是你先惹的,藏a你按紧一点。
  罗碧:再动,把你裤子全脱了!

  在门外想敲门提醒他们吃饭的凤蝶动作停滞几秒,拿起手机在大智慧论坛发了个帖子:

【楼主】我爸,我义父和他兄弟在房间里不可描述,我要怎么不着痕迹的提醒他们要吃饭了,为什么他们三个加起来一百多岁人了这么幼稚,我好累。

【雪山肥牛】我家里也有类似情况,我觉得我爸和我叔关系不好,他们经常晚上在房间打架。

【苗疆小尉长】我上司和我上上司整天秀秀秀,还硬要宣传苗疆社会主义兄弟情,好吧,兄弟情就兄弟情吧。顶头老大支持我有什么办法,我好累。

【那一年我十六岁】我二弟喜欢我三妹,我三妹喜欢我四弟,我四弟喜欢我二弟,我三妹原来喜欢我,这么复杂的关系,我说什么了吗?(吨吨吨吨吨吨吨)

【今天的你看见的我是紫色的】楼上是开始卖惨了吗?惨,谁能有我惨!我被自己的血缘亲人抛弃了三次,整整三次!只不过我弱小我没有用!这个世界太忽略小我的利益了,为了反抗这个世界我加入了反骨仔联盟!

【我在东瀛客栈刷盘子】这真是太好了!我好感动!请问从哪里可以加入这个联盟呢?

【今天的你看见的我是紫色的】欢迎拨打王忠仁王经理的电话:591471471,前一百名可以免费听老大演讲,记得带纸巾会听到落泪哦~

【天才剑者爱蝶蝶】上面的广告和托太明显了吧!

【说实话我才三岁】..........我加入了这个联盟,这里人都很好,我找到了新的生活意义。

【爱护树木,从我做起】..........这个联盟给自己有家的温暖。

【天才剑者爱蝶蝶】省略号透着一股子不情愿的感觉,楼上两个是进传销吗?是的话眨两次眼!
 
  管理消息:{邪郎}禁言【天才剑者爱蝶蝶】一星期
  。。。。。
  。。。。
  。。。

  打酒嗝的视频最终还是落到了史艳文的手中,

  史艳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俏如来:??!!!爸爸?!!爸你怎么了??

ps:
长长的一更,我实在不好意思说这是温皇生贺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