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如果风花雪月分化了

oooooooooc,慎入

不是传统的abo,我的abo我做主。

cp:风花雪月贵乱


  “花!花你出来!”风逍遥猛拍荻花题叶的房门,“你到底分化成什么了?!”门内只有物品翻到的声音让风逍遥头痛不已。

  “雪,你来劝劝花。”“风,我..有点不舒服。”玲珑雪霏扶着头摇晃往前走几步准确倒在了风逍遥的怀抱。

  风逍遥大惊,怎么一个接一个出事,仔细一看大吼“花!你出来!雪好像也要进入分化了!”在房内的荻花题叶瞬间开门,迅速把风逍遥挤开,把玲珑雪霏抱在自己怀里。虽然雪的房间就在对面,花还是坚持把雪抱进自己的房间。

  风逍遥嗅嗅空气中的味道,开口道“花痴,你分化成omega了。”花冷哼一声,看着床上的雪霏,心里想这个紫色床单自己要收起来。风逍遥不知道荻花题叶心里的痴汉想法,一个劲的安慰他“omega就omega嘛,天下omega多了去了。现在社会上也不歧视omega,我说花痴你...”

  风逍遥的话被荻花题叶打断,花的声音低沉伤感:“但雪也会是omega。”

  荻花题叶话音未落,玲珑雪霏身上的信息素逐渐清晰。“雪是alpha!!”风逍遥和荻花题叶同时被雪身上的强势信息素包围,风逍遥被冲得踉跄后退,狠狠甩头,让自己脑袋清醒起来,拉着已经做到地板上痴痴望着雪霏的花痴就跑。

  荻花题叶仿佛突然惊醒“风!放开我!雪是alpha,我是omega,她现在需要我!”

  “雪刚刚分化,你在她身边是想被她暴力标记吗!!!”

  风逍遥看着自己二弟脸上“那真是太好了”的表情一阵无语。

  关上房门里的“昏睡”玲珑雪霏睁开眼狠狠捶了下枕头。

 

 

  “大哥,二哥,你们在干什么?”无情葬月刚从外面回来,就看见风逍遥死死按住扑腾的想去雪的房间献身的荻花题叶。

  “月啊,你回来了,帮我按住花!”

  荻花题叶看见无情葬月回来了,一下子安静下来,盯着他说:“雪分化了,是个alpha,你不要去伤害她。”风逍遥不能再无语,雪是个alpha啊,到底是谁会伤害谁。“花痴你太过敏感了,月还没有分化。”

  “大哥,我分化了。”风逍遥和荻花题叶同时转头看向无情葬月,“我在修儒那里分化的,是个omega。”omega的词像个加入热油的葱花,炸得荻花题叶又扑腾起来了,怎么会月为什么也是omega,他和雪的情路为什么总是有个月挡着!风干脆把花打晕。

 

  玲珑雪霏,风花雪月中唯一的妹子,也是唯一的alpha。风花雪月从小相依为命,风逍遥是他们大哥,比他们先一年分化是个omega。玲珑雪霏对风逍遥有特殊的情感所以对自己分化成alpha非常满意,她收起自己的信息素,满怀着对未来对生活对爱情的美好期望打开了房门,然后被周围浓郁的荻花题叶的信息素冲击地两眼发黑。

  玲珑雪霏稳了身形,在楼梯口往下看。风逍遥和无情葬月满客厅追着荻花题叶,“花痴!你把抑制剂吃了!”

  “二哥,你不要闹了。”

  “大哥,你为什么如此偏心月。”

  “我哪里偏心了,月明明已经吃了。”

  荻花题叶凭借身材苗条,腰肢柔软四处逃跑,但风逍遥和无情葬月配合默契,把荻花题叶按倒在沙发上,准备给他强灌抑制剂。

  荻花题叶宁死不屈,眼神余光看到雪下楼了,不要命散发自己的信息素。在他身边的风月被整个熏懵了。

  玲珑雪霏走到他们三个人身边,拿走了抑制剂无视荻花题叶全身的信息素暗示:雪!看我!上我!

  玲珑雪霏把抑制剂一口闷完。

  荻花题叶:...........

 

 

 

  风逍遥和无情葬月在沙发一角谈omega平时要注意什么,以及发情期要准备什么,两个棕发的小脑袋拱在一起的画面极其和谐。玲珑雪霏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看着他俩,她很想去加入这个和谐的画面,但身边的荻花题叶的存在感太强。

  他满身的信息素都表示一句话:雪,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荻花题叶看雪一直看着“月”,捏碎了自己的小茶杯。

  玲珑雪霏不是没和风逍遥独处过,但独处时风逍遥就会一脸“大哥为了你们好”喝下一升又一升的抑制剂,这种叫风月无边的抑制剂别人喝一口都要头晕十几分钟,他却越喝越精神!

  只要风月无边够喝,说风逍遥是beta都有人信。

  玲珑雪霏:我想被风的信息素勾引到都做不到啊!!

  风花雪月在四人都分化后改变了卧室的安排。以前是风月住在一楼,花雪住在二楼。现在让雪一个人住在一楼,风花月三个人住在二楼一间房,主要为了防止荻花题叶半夜去敲玲珑雪霏的门,强行勾引。

  风逍遥把房间钥匙递给玲珑雪霏,“雪,如果花下来骚扰你,你大声喊或者按着这个警铃,我和月马上赶到!”

  荻花题叶飞了一个眼刀给拽着自己的无情葬月,风逍遥扶额摇摇头,和无情葬月一人一个胳膊把荻花题叶架上楼,荻花题叶怒喊:“我不要和你们这俩个臭男人住一间房!”

  无情葬月:“二哥,你也是男人。”

  风逍遥回答道:“他不是臭男人,他是香男人。”

  玲珑雪霏自从分化成alpha,像扛水桶上楼,徒手捏核桃,换灯泡这些事都归她了。荻花题叶每天在家里就没收敛过自己的信息素,风逍遥和无情葬月都躲他尽可能远,风月无比对无情葬月的效用远远比不上对风逍遥的,但为了花,月还是努力控制自己的气息不要冲击到花。

  但三个omega住在一起,信息素互相影响竟让三个人的发情期同时到来。

  “完蛋咯,只准备了一支安抚剂。”

  “大哥,你....还好吗?”

  “大哥又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你呢?”

  “我还好,大哥把安抚剂喝了吧。”

  外出回家的玲珑雪霏被发情期的omega气息乘以三和眼前风逍遥大汗淋漓粗喘跪在地上的模样刺激的眼睛发红。

  原本被热潮袭卷衣衫半褪躺在沙发上的荻花题叶猛地站起来,向玲珑雪霏走去。风逍遥伸出长腿把摇摇晃晃的荻花题叶绊倒,无情葬月抓住时机压住了他。

  “风!月!放开我!”

  “月,别放开他。”风逍遥看无情葬月乖乖点点头,把手中的安抚剂给了被omega发情期刺激也进入伪发情期的玲珑雪霏,“雪,你把安抚剂喝了,然后帮我们去买安抚剂。”让一个alpha去买安抚剂比他们三个任何一个都安全。

  “月!你放开我!雪你看我!”玲珑雪霏死死攥着安抚剂看着风逍遥和无情葬月又一次把荻花题叶拽上楼,关上房门,听到房间里穿来的声音。

  “大哥,这是?”

  “你们每个都拿一个,焐热了之后放进身体里比较不那么难受。”

  “风,我不需要这个!”

  “好的大哥。”

  “花痴我准备的都是新的,很干净的。”

  “重点不是这个!!”

  “二哥,你嫌麻烦的话,我帮你焐。”

  “我焐好了一个,月你压住他。”

  “!!!放开我!!!!”

  玲珑雪霏心里一地血,把安抚剂喝下去,用最快的速度赶去买安抚剂,把药剂放到门前敲敲门,下了楼。风逍遥如一个虚影迅速打开房门,拿走药剂关上门。让在角落偷看的玲珑雪霏一丝一毫春色没看到。

  发情期有惊无险过了,荻花题叶那个气啊,这是他和雪多好的更进一步机会!

  荻花题叶:(╯‵□′)╯︵┻━┻

  风逍遥和无情葬月在一旁看荻花题叶掀桌,还帮忙把桌子扶正,往桌子上放点轻巧的东西方便花掀桌。

  荻花题叶对他俩骂,他们就当听不到,花打又打不过。气得他蹭蹭上楼把以前在庙会做的风花雪月四人的q版抱枕抱下来,把印着风和月的抱枕放在桌子上又一次狠狠掀了桌。

  无情葬月先把风逍遥那个抱枕捡起来,拍拍灰。风逍遥则是把月的抱枕捡起。笑着问:“花,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

  荻花题叶耳边一红轻哼一声,也不管地上多少东西直接回楼上。

  无情葬月抱着那个那个抱枕,有点陈旧但很干净,一看就是平时主人很珍惜。

  风逍遥抱着无情葬月的抱枕挡在脸上,学着月的口气:“我是谁?我是北风传奇!”

  无情葬月大笑,也学着风逍遥的样子把风逍遥的抱枕挡在脸上歪着头说:“那一年,我十六岁!”

  走进来的玲珑雪霏看着他们玩闹,突然也笑起来。她拿起印着荻花题叶的抱枕挡在脸上转身对着楼梯上的荻花题叶。

  荻花题叶呆愣了一会,把手中雪的抱枕挡在脸上,这个行为真傻,但这一次阴影下的脸是大笑着的。

  “我们喝酒吧,酒是喝不完的。”


ps:
三百粉感谢!!!

 

评论(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