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开月

霹雳金光,最爱玉逍遥和艳文小空。无cp洁癖。杂食

三朵金花(八)

现代AU

史家三子为主

cp:俏砚




(八十一)


  “俏如来,你已经拿第三盒豆腐了。”“砚仔,一家人吃能吃完的。”砚寒清想了俏如来一家的饭量,默默多拿了一份鸡蛋。


  “阿嬷阿嬷,今天吃西瓜好吗?北风传奇要吃西瓜!”俏如来闻声抬头望去,是无情葬月和娇姨,便拉着砚寒清去问好。

  俏如来环顾四周,没看到修儒刚想开口,便听修儒喊:“大哥!”

  砚寒清,俏如来,无情葬月齐齐回头。


  修儒:.........

  砚寒清俏如来无情葬月:.........你到底有几个好大哥。


  尴尬没持续多久,修儒推着购物车小跑过来,“俏如来大哥好,砚大哥好,娇姨我抢到蘑菇了。”

  无情葬月歪着头往车里一看,顿时不满,“大哥,为什么这么多蔬菜。我不爱吃蔬菜,放回去。”说着把修儒手里的购物车抢到自己手里,往另一边飞奔起来。

  修儒跺跺脚,向无情葬月追去,“大哥啊,我好不容易抢到的蘑菇!大哥!”

  “你不要想追到我!我是风。”

  “大哥啊!”

  砚寒清疑惑问:“俏如来你这位朋友是?”俏如来含笑摇摇头,砚寒清了然随着他和娇姨告别。




(八十二)


  “你是说你那位朋友装疯?”砚寒清有几分诧异。

  俏如来看向街道对面的超市门口。娇姨他们刚出来,无情葬月蹦蹦跳跳把娇姨和修儒手中的购物袋抢到自己的手里。修儒如同超市里一样追着他跑:“大哥啊!别跑了,会撞到人的。”娇姨笑着看他俩追追跑跑打打闹闹。

  “砚仔,装疯卖傻也没什么不好的。”






(八十三)


  旧物间被粗暴打开,史仗义被沉灰呛了几下,捂着鼻子在找东西。“二哥,你在找什么?”史存孝跟着他家二哥疑惑问道。

  “找到了,小弟帮我把它拖出来。”看到二哥拉着一个蓝白相间的帆布包着的大物件,史存孝虽疑惑还是帮忙使劲。


  大物件被拖到后院,掀开布子里面是个小木马车。“这个木马居然还在,史艳文这么爱留老物件,他是巨蟹座吗?”史仗义跨上去,摇晃几下稳了身形乐呵呵骑起来。

  “二哥,你好幼稚。”

  “你连我都敢吐槽了,好啦,小弟你想不想上来。”

  “我不想。”

  “二哥知道你想。给你挪个位置,快上来,我带你策马奔腾!”


  史存孝拗不过他二哥,但史存孝比他二哥壮不少,一屁股坐在木马后座,直接让小木马后仰翻车了。

  史仗义干脆把木马扔了与存孝摔在一起,“啊有小弟做肉垫。”

  “二哥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你二哥我身体早好了。”


  史仗义挺起身子,把木马扶好继续玩起来。“小弟你还来吗?”“我不玩了。”史存孝摇摇头,盘腿坐在草坪上。

  史仗义也不强逼他,自顾自玩起来,也不是对这个多有兴趣,只是小时候自己从没玩过,外加有小弟陪自己。


  “二哥,你别转了,我有点晕。”史仗义骑着木马在史存孝身边转圈圈,“那你离开呗。”

  “不行,万一二哥你不小心又摔着了。”


  后院门口的砚寒清看着俏如来一脸莫名的微笑拿起手机把院内的过程全拍下来。


  砚寒清:俏如来你是不是弟控。

  俏如来:砚仔,你不觉得他们真可爱吗?

  砚寒清:.........

  俏如来:砚仔,你没弟弟你不懂。

  砚寒清:.......我去厨房了。





(八十四)


  俏如来录完给父亲传了一份,装作刚进来,喊他们:“仗义存孝,你们干什么呢?”

  史存孝一听声音,迅速回头,牛眼都亮了。“大哥你回来了!二哥在玩木马车。”

  史仗义没理他趴着木马骑远了。


  俏如来长腿一跨,三步并两步,走到史仗义面前,俯身低头看他:“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史仗义翻个白眼。

  “史精忠你挡路了。”“哦,抱歉。”俏如来向旁边移动两步,史仗义骑着木马一颠一颠往前面跑,俏如来心里暗自好笑,对着他说道:“砚仔买了薯片果冻放在客厅。”


  史仗义一顿,木马方向转向客厅一颠一颠往门口跑。


  俏如来浅笑出声,渐渐笑弯了腰。史存孝不解“大哥你在笑什么?”“没什么,存孝你也很可爱。”


  史存孝:??????





(八十五)


  “俏如来吃饭了,你........在干什么?”砚寒清准备好午饭,餐桌上却没看见俏如来,找了整个家却在后院发现他在玩那个木马车,上午小空玩的那个。

  砚寒清若有那么一点坏心思,给他拍张照留在手中。但想想后续,砚寒清表示还是算了,再说难得看俏如来他这么有......童心。


  “砚仔!”俏如来向他招手,招呼着他过来。砚寒清无奈走过去,“砚仔,我们一起骑,这个后座可以坐。”

  “俏如来这是儿童车,我们两个都成年人了。”“上午小空和银燕不也坐上去了。”砚寒清十分无语,十分想摔袖离去,如果不是俏如来攥着衣服的手太紧的话。


  砚寒清低头发现俏如来眼巴巴看着他,环顾四周没有人,恨不能捂着脸跨上了木马。

  砚寒清比俏如来轻,再加上俏如来控制的不稳,没骑几步向前仰翻车。两个人从车上滚下来倒在草坪上。

  “哈哈哈,失败了。”俏如来躺着地上,砚寒清被他拽着也躺在草地上。

  “俏如来。”

  “嗯?”俏如来嘴角含笑,歪头看他。

  “你要减肥了。”砚寒清认真道。

  “..........”







(八十六)


  “二哥二哥,你为什么把我的眼睛蒙上。”

  “因为下面大人在做羞羞的事,小孩子不可以看。”

  “大哥和砚大哥明明只是摔倒了。”史仗义站在阳台上用手把他眼睛蒙上,撇着嘴看下面砚寒清和俏如来你来我往。“啧啧,太色情了,大人们啊。”


  “二哥,你到底在说什么?!”

  “小弟,二哥是对你好。”阳台上两兄弟一个想挣开遮着的手掌,一个偏偏不许。

  “仗义存孝吃饭了。”史艳文的声音突然响起。             史仗义一抖松开手向后面瞄到史艳文在身后。“史艳文,你要吓死银燕了。”

  “没有!父亲。而且二哥明明是你被吓到了。”

  “仗义,要叫爸爸。”

  “.........”史仗义背靠阳台,手臂撑着栏杆装作享受阳光不理史艳文。


  屋内坐在餐桌上等人回来开饭的罗碧:怎么一个个出去就没回来。







ps:

我爱史家。


评论(2)

热度(54)